Six Feet Under


by akanik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6年 12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简单

这几天一直在做的事是什么?轻轻问自己,答案是:思考,倾诉,聆听,反省。很多我不曾感觉到的,许多我不曾忘却的,更多我不想接受的,全部充斥在头脑里。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子生存着,带着这样或那样的伤痛,然却不失期冀。我看不到未来,只嗅到离别时泪水咸涩的味道,夹杂着过去淡淡甜甜的香气,而过去就此般逝去,唯有依稀模糊的记忆。

林子,你是什么样的人?和另一个自己对话,独自行走的时候我总喜欢和自己说话,自问自答的神经质,企盼的是不再独自一人的错觉,黑夜中的寂寞冷笑:你终究还是需要错觉来麻痹自己,来遮盖住我的存在,但末了只会发现寂寞的身影扩散到无所不在的地步。我不擅于表达自己,慢热的性格,怯懦,很多事情我都明白,看在眼里,潜意识里却拼命阻止自己去想透,为什么,很简单,我不想受伤,宁愿自欺欺人,宁愿不去想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也不想受伤。等到我不得不接受的时候,除了流血的伤口,失去些什么,什么意义都没有。我觉得自己可以去包容,可以去奉献,可是能不能不要因为这样就被轻易伤害,或者觉得我根本不会受伤?我不是坚强的人,我很脆弱,发生什么我首先否定的人是我自己,没有自信,时刻涌现的自卑,想要去恨的心情,矛盾交杂的自己。一直以来我只是想着不去伤害任何人,结果却只是自己一次次被伤害。人类社会的自然法则,我们其实只是兽,而我只是只被拔了牙的狮子,逐渐接受不像自己的自己。我知道这样子的性格会吃亏,可是真的遇到什么,我无力去辩驳,为了某一个问题争论时,势必会有潜意识的流露,永远永远不想去知道对方潜意识里的东西,想让自己一直处在那种虚幻的梦境中,狗血loli单细胞,可是此般就不用再去考虑那些残酷现实的人生和环境。伤痛可以过去,但是伤疤永远无法抹去,每次揭开都会感到无法呼吸的痛楚。

我只希望身边的每个人能够快快乐乐,即使同样会寂寞,如果大家在一起可以轻松快乐暂时忘却寂寞的存在,那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么?所以,请不要在乎我潜在的悲伤,因为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你们由心而发的幸福感,我是真正觉得快乐的,至少那个时候,我并不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写了这么篇错乱的日志,现在我的心情同样错乱Orz。。。。


[PR]
by akaniki | 2006-12-12 01:35 | ~(≧▽≦)~绮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