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 Feet Under


by akanik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2007年 02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剪刀手爱德华



以前在阴暗的城堡里,有一位科学家,他制造了各种各样的机器,有自动烘培饼干的,有能够打扫房间的,直到有一天,他拿起一块心形的饼干,放在机器人的左胸口,突然有了个想法,于是爱德华诞生了,他有着一双剪刀做成的手,虽然没有人类的血液和骨肉,但是爱着“爸爸”——科学家,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在圣诞节前夕,科学家拿出了一对和人类的手一样的义肢,爱德华的眼中满是欣喜,可是科学家年纪太大了,拿着义肢的他就这么静静地瘫倒在地上,沉沉睡去再也没有醒来,爱德华终究没有拥有人类的手,当他用自己的双手想去触碰科学家的脸时,只是在上面留下深深浅浅的刀痕,他想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却只是让那双手更加残缺不全。爱德华没有眼泪,他不会哭,但是脸上写满了痛苦的感觉,只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

直到他遇上了推销员佩格,误闯入古堡的佩格在被面色惨白,挥舞着两把大剪刀手的爱德华惊吓到之后,因为好心将他带到了自己家,可是城里的居民一开始都不接受他,有个女人声称爱德华是魔鬼的化身。但是爱德华并不在意,他用剪刀手剪出童话般美丽的园艺,还有新潮的头发,于是大家都来找他,却不是因为爱,而是出于那份能够免费拿到好处的心理。这个善良的机器人爱上了金——佩格的女儿,为了他不惜潜入金男友的家中,被逮捕后也缄口不语,被判处“不能正确分辨是非”后回到城里时,谣言满天飞,人们的敌意和驱逐,让这个孩子伤心不已。他想要做好事却反复被误会,最后在圣诞夜,当他用双手剪出金的冰雕时,打动了金,却也迎来了分别的时刻。为了保护金,他杀死了金恶毒的男友,独自一人继续居住在冰冷寂静的城堡里。

在那之后,城里就有了雪,每当雪花纷飞,就是爱德华修建着冰雪的时候,白发苍苍的金回忆着远方的爱德华,满脸皱纹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窗外,飘着美丽洁白的雪花……

后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重新再看一遍这部片子,我想念爱德华的表情,爱德华欲哭无泪的眼神,还有现实一般凄美的情节,童话永远只是童话,现实没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最近很空乏,我需要一些慰藉,以上

[PR]
by akaniki | 2007-02-11 22:50 | ~(≧▽≦)~幻象


《笑忘录》(《Le livre du rire et de l’oubli》)

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 (王东亮 译)



第一部 失落的信

在历史依然缓慢前行的时代,不多的事件很容易铭刻在记忆之中,编织成一个无人不晓的背景,其前台上演着令人牵肠挂肚的私人生活的诸多传奇。今天,时间在大步前进,历史于一夜之间即被遗忘,晨光降临便如闪烁的朝露般飘逝,因此也就不再是叙事者故事中的背景,而是过于稀松平常的私人生活背景上演的一幕出人意外的传奇。

他之所以要把她从自己的生活相片中抹掉,不是因为他不爱她,而是因为他爱过她。他擦掉了她,擦掉了他对她的爱,他从相片上刮擦掉她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就像宣传部长让克莱门蒂斯从哥特瓦尔德发表历史性演说的阳台上消失一样。米雷克重写历史,就像所有的政党一样,像所有的民族一样,像整个人类一样,大家都重写历史。人们高喊着要创造美好的未来,这不是真情所在。未来只是一个谁都不敢兴趣的无关紧要的虚空。过去才是生机盎然的,它的面孔让人愤怒,惹人恼火,给人伤害,以至我们要毁掉它或重新描绘它。人们只是为了能够改变过去,才要成为未来的主人。人们之所以明争暗斗,是为了能进入照相冲洗室,到那里去整修照片,去改写传记和历史。

普通疏离生成了写作癖,而普遍化的写作癖,又反过来强化并加重了疏离。印刷机的发明从前曾使人们更好的互相理解,而在写作癖泛滥的时代,写书有了相反的意义:每个人都被自己的词语所包围,就像置身于重重的镜墙之中,任何外部声音都无法穿透进来。


第三部 天使们

笑?人们什么时候关心过笑?我想说的是真正的笑,高于玩笑,嘲笑和可笑的笑。笑,无边的快感,美妙的快感,完全的快感。

我对自己的姐妹说,或是她对我说,来,我们来玩笑的游戏?我们并排躺在床上,开始了游戏,当然,是假装的。勉强的笑。可笑的笑。笑得如此可笑,让我们都笑了起来。这时候,它来了,真正的笑,完全的笑,如滔滔江水,把我们裹挟进去。笑得迸发,反复,冲撞,放肆,笑得气派、奢侈、疯狂……我们为自己的笑中之笑而笑得死去活来……啊,笑!快感之笑,笑之快感!笑着,就是如此深切地活着(引言自Annie Leclerc所著《女人之言Parole de femme》)

要说有人充满了强烈的仇恨的话,那是塔米娜,而不是儿童们。他们让人痛苦的愿望是一个积极的,快乐的愿望,可以恰如其分地称之为快乐。他们之所以让处在他们的世界以外的人痛苦,只是为了颂扬他们自己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法律。


第五部 力脱思特

力脱思特(Litost)是突然发现我们自身的可悲境况后产生的自我折磨的状态。

为了医治我们自身的可悲,比较常见的药方是爱。因为绝对被爱的人是不可悲的。所有那些缺陷都被爱的神奇目光弥补了,在爱的目光下,脑袋挺立在水面上的笨拙的泳姿,可以变得迷人可爱。

绝对的爱实际上是追求绝对同一的愿望:我们爱着的女人应该和我们游得一样慢,她不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地回忆起来的过去。可是一旦绝对同一的幻想破灭(姑娘幸福地想起她的过去,或者她快速游起来),爱就成了不断产生我们称之为力脱思特的那种不尽烦恼的源泉。对人所共有的不完美有着深刻体会的人,相对说来不怎么会受到力脱思特的冲击。他所阅历的自身的可悲,对他来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力脱思特因而特属于初出茅庐的年龄,也是青春的点缀。力脱思特如同一台有两个运转节奏的发动机。自我折磨之后产生的是报复的欲望。报复的目的,是让同伴显现出和我们一样可悲。男人不会游泳,而被打了耳光的女人哭了。这样,他们就可以感觉到平等并因此保持住他们的爱情。

由于报复永远也显示不出它真正的动力,它就会搬出一些虚假的理由。力脱思特因而远与痛苦的虚伪脱不了干系。


第七部 边界

只需要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一定点儿的东西,我们就会落到边界的另一端,在那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有意义的:爱情、信念、信仰、历史等等。人的生命的所有秘密就在于,一切都发生在离这条边界非常之近甚至有直接接触的地方,它们之间的距离不是以公里计,而是以毫米计的。

[PR]
by akaniki | 2007-02-11 22:12 | ~(≧▽≦)~幻象
本來只是去老豆的webpage聼bgm,結果看到novel有更新,不由自主點進去后看到她寫的關於いしださん的文章,覺得有點莫可名狀的感動,因爲那種靜靜地守護著自己喜歡的人的心情。總之結果是某只自己的狗血綜合症發作,開始寫這樣一篇文章。= =++++

近來發生許多事情,很多人離開了,也有很多人走進了生命之中,很神奇的所謂緣分的東西,但即使是這麽抽象的東西所帶來的那份感覺,也還是需要用心去珍惜的吧,不然的話到頭來什麽都會消失,只剩下刺激現在的靈魂。而在這些失去與得到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漸漸地擺脫曾經的幼稚和青澀,愈發成熟起來(話雖這麽說,我還是很懷念那是什麽都不懂的懵懂,至少很快樂。。。還有那一去不復返的單純和簡單的快樂,到現在即使是回憶也僅剩下模糊的輪廓)。

話題扯遠了,其實我只是突然想起了那個大男孩一樣的男人,總是傻傻地笑著,到了最開心的時候會情不自禁地發出“嘎嘎”的笑聲,絲毫不顧忌自己作爲“偶像”的形象,可是這樣的他,卻讓我刻骨銘心地愛了十一年。說起喜歡他的原因,很多人不解,當時那部《親恩情未了》中他只是扮演了一個因爲頭部受傷而僅有兒童智商的男子,他的表演很簡單卻也不簡單,看似很平常的幾個動作需要很長時間的揣摩。儅然當時我不會考慮這麽多,只是想著“這麽帥的男人居然是個傻子,真是太可惜了。”造化弄人,如是一想,便陷入其中萬劫不復。在之後的十一年内,我陸陸續續地了解了關於他的點點滴滴。他叫鈡漢良,香港人,出過幾張專輯,之後便主要在臺灣拍戲發展,前年一部《逆水寒》在大陸播得熱火朝天,在吸引了衆多良民紛紛淪陷之後,終于也讓我曾經的感情一下子萌發。

他可以是《逆水寒》中那個爲了利益不擇手段但讓人怎麽都恨不起來的顧惜朝,他也可以是《親恩》中那個看上去傻乎乎但卻不是可愛的傢寳,同時又能在《流向巴黎》中瀟灑地跳著舞蹈淺吟低唱,並且在現實生活中,始終不卑不亢,微笑著面對每一個人,不管對方支持他還是打擊他。一直,就這麽風輕云淡地笑著,甚至有時,自己都會覺得有些義憤不平,爲什麽總是這樣笑著,笑得讓人禁不住心疼。你的笑容,真的可以化解一切麽?五年的沉寂,多年來半紫不紅的演藝事業,常年和家人分開的生活,連屬於自己的愛情都麽有,爲什麽還要那樣子笑?有時候,我寧願看到你哭出來,縂比那樣子壓抑自己的感情好。你,終究還是凡夫一名,何必總是強求自己?……

曾經的幾次見面,看似親近的距離其實隔開兩個世界,曾經的我在那裏滿心憧憬地說:“這個男人,我愛了他十年,我要嫁給他”。可如今,年少輕狂不再,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只是童話,我們之間的是深不見底的隔閡。不再經常流連于論壇,不再一一下載有關的視頻,不再收集相關的報紙雜誌,可曾經留下的文件一樣都捨不得刪。看著其他的fans在那裏熱血沸騰,我卻只想靜靜看著你真正幸福的笑顔,即使,帶來的那個人不是我。

今年的他,41嵗,十一年的歲月,是不是還會延續?我不知道。可是,有時候,哪怕只能靜靜地看著,也是一種守護。


——僅此,致Wallace

[PR]
by akaniki | 2007-02-11 21:23 | ~(≧▽≦)~绮情
周二中午,兴致勃勃地买了邮票若干,找出信封,一张张地贴上,看着空白的收件人地址,突然觉得心里也空空的。写信,似乎已经变成很久远的事情。

刚进大学时几乎每周一封信,向朋友们诉说自己在陌生的环境里遇到的人和事,点点滴滴的心情,然后在几日后,从楼管阿姨处拿到回信,津津有味地阅读,体会着友人在别处的心境,然后再怀着喜悦的心情回信,周而复始,似乎永不知倦。到了大二,写信的次数越来越少,信纸越来越薄,大家各自有了自己的世界,再到大三,不再写信,大家互相发着短信,在QQ或MSN上联络,有许多事情,习惯了在自己的blog上宣泄,如果看到朋友的情绪低落,留言安慰,似乎没有太多的变幻,久远了的,只是那种笔尖在信纸上磨擦的“沙沙”声,以及去拿信时满足或失落的心情。

或许我真的太闲,莫名地想重拾当时的感觉,煞有其事地买来信纸、信封、邮票,一一安置妥帖,却罗列不出收件人的讯息,笑着将信封排列好,权当艺术品般地拍了照,心里却感到有些亵渎,所谓各司其职,信封,本应用来写信的不是么?罢了罢了,回去翻地址栏,等对方收到信的时候,说不定会很惊喜呢~~呵呵~~~

因为迎接教学评估,学校千年难得的期中考试,今天解决了一门,还有三门,继续努力,考完试的那天晚上,能见到亲爱的小哇,只希望,那天能顺利回学校,汗……

此外,强烈期待五一假期,让困倦不堪的躯壳好好休息,告别熊猫的标志——黑眼圈><

[PR]
by akaniki | 2007-02-10 00:29 | ~(≧▽≦)~碎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