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 Feet Under


by akanik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7年 09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青春归来

说到台湾的band,最喜欢的有三:苏打绿,五月天,信乐团。听听这些guys的音乐,感觉似乎中国的音乐势力还没有死绝,毕竟还是有这些认真地玩音乐的家伙的,笑。

前几天和朋友去K歌,说是信乐团解散了,阿信单飞了??= =虽然我本也就是迷恋阿信的声音,但是如果真的散了,还是会觉得有些失落。

Mayday马上要来演唱会了,小红在那里期盼着看到阿信王子,不过我已经把所有的宝都押在我们亲爱的LP上了~~~哦哦哦~~~老流氓惊现上海~~~~MD想想都很hi丫!!!可惜老子牛比不到直接混到后台去这样的机会。。。各麽就内场支持~~~>_<~~~切斯特弄则棺材!!无欢喜拿已经已经7年了阿~~~~~

好了,说到Sodagreen,才是现在想说的主题。。。年轻的人们唱着自己心里的声音,纯粹的音乐而不是商业炒作的东西,Demo都不会出差错,特强了特强了~~~青峰的声音多变而清澈,听着这样的音乐,突然发现自己还站在青春的尾巴上,= =o fuck。。说这种话是不是有装嫩的嫌疑Orz。。。

但如果不是还拥有青春,怎么会仍然坳执地《believe in music》,在《蜘蛛天空》这样的歌中大声唱出“滚出我的天空”,始终坚持守护自己的《小宇宙》,唱着简单的《小情歌》,在人群中寻找相同的《频率》,不再为《迟到千年》而懊悔不已,这些许多许多,都是我们的青春《相对论》。

是的,如果要给生命一种色彩,除了RASMUS的黑色魔咒,还有偶尔的鲜亮的SODAGREEN来点缀~~~~~丫的老子无憾了~~~~哦也~~~~!!拿萨辰光阿来上海LIVE丫!!!!吼!!~~
[PR]
by akaniki | 2007-09-30 20:13 | ~(≧▽≦)~幻象

Sobranie之恋

一直很莫名地对sobranie有好感,尽管第一次见到身边的朋友抽烟时那女人手指中夹着的是520。不可否认那个滤嘴后面的心型图案让年轻女子看了很着迷,可惜尼古丁在嘴里蔓延的味道始终打了折扣。而Sobranie则不同,特别是我钟爱的mint,抽出时淡淡的清凉,薄荷的味道,觉得抽烟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David Doff上两周买了包,却不见了当时的奶油味,于是发现自己还是最爱sobranie。最喜欢晚上关了灯,沿着墙角排一堆蜡烛,听着jazz,然后在昏黄的烛光中抽上半包,虽然烟龄不长但是貌似年头还是蛮大的。到没烟钱的时候就不抽,好在到现在为止也只是随性而已,还没有上瘾,有的时候很享受,没有的时候也就这样子过来了,没什么大不了。

以前买的黑糖罐头作了烟灰缸,密封又童趣,笑,smoking与童趣二字似乎是扯不上多大关系的,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小小的幸福感,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真好。

昨天和老爸说起他同事的儿子打算花上100万到美国读MBA再回来工作,我只是笑着说,100万,为什么不移民?果然我对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这个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疲惫,疲惫到不想再见到。可是还是很喜欢和师父两个人窝在家里看DEXTER,血肉分离以及血液被抽干的尸块再也不会让我觉得恶心反胃,而是有一点点的hi??呵呵,看着殡仪馆尸体的化妆视频也会让我觉得很美,那种处在生死边缘的美感,让人感到窒息,却不敢触碰。于是我想,或许当个殡仪馆化妆师也很不错,那些残缺的东西全都在手下变成了艺术品,每个人都带着安详的样子化成灰,所谓美到极致也终究免不了灰飞烟灭。什么东西都不会长久。

接下来就是一大堆的考试申请公证整理,还有4.5个月的样子,我终于可以振翅去那个美丽的国家,嗯,终于可以离开了。
[PR]
by akaniki | 2007-09-27 00:48 | ~(≧▽≦)~怪狀